***《你确定不爱我》青春伤感

向下

***《你确定不爱我》青春伤感

帖子  ???? 于 周四 十一月 29, 2012 10:05 am

平乡已然老了,它像一个苟言残喘的老人,在这个保留着原汁原味的古典风味的边远小城里,以它独有的生活经验桎梏着平乡人的思想、行为。一代一代的传承,一代一代的服从,没有人去、也没有人敢质疑它那些老掉牙的生活经验。
红房绿瓦,红漆门面上吊着两枘铁打的环,彼此面对面围绕着一条老街不规则的摆放着。这些不规则的房子里,生长着一群不安分的孩童。他们在平乡老旧的思想里长大,却有着一棵不安分的心。
有些人相识的太早,早得都记不起这段友谊是从何开始的。比如他与陈鄯庆,从记事起就已经出现在彼此的生活中;而有些人在不懂得珍惜的年华里相遇,总是要走弯路的,比如陈宥茜与陈鄯庆,她一直追着他跑;还有一些人在已经错过的年华里相遇,注定是要受到伤害的,比如他与金凌,他给不了她任何承诺。
那天,他又看见了那个女孩,高大的榕树下面,她穿着简单的蓝色白褶裙,坐在冰冷的石阶上,白色球鞋上露出的小腿大胆的摇晃着。
午日的阳光,透过高大的榕树枝桠洒在她白如凝脂的皮肤上,落下婆娑斑驳的光影。
月眉星眼,素齿朱唇,不可否认的,她生得很美丽。
后来在陈宥茜的班会上,他又看到了她。讲台上,她的美丽与宥茜姐的表演使那晚的班会有声有色。
下台后,陈宥茜提议去吃点东西,那个女孩也在。陈宥茜大咧咧的介绍道:“她叫金凌,咱们班的班花哦。”那个叫金凌的女孩一对剪水的大眼睛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他,他忽然发出自己仅存的那点好感倾刻间荡然无存。
望了望身旁同样被宥茜姐缠身的鄯庆哥,他好像有点明白了为什么鄯庆哥总是一脸欠扁的表情。
平乡人很懒散,他们奉承“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信仰,外面的人懒得进来,里面的人也懒得出去。到了八九十年代,打工狂潮席卷了这座小城,许多年轻人也顺应着潮流背着包南下了,那些人有的回来了,有的没有消息,回来的有带走人的,也有发誓再也不出去的……
那一年,倪広梓16岁,与比他大一岁的陈鄯庆在平乡中学读高二。金凌与陈宥茜这两个平常并不熟悉的女生,因为他们两个的缘故,开始并肩而行。从小时候的两人行变成初中时的三人行,再到现在的四人行,一切似乎都有点理所当然。
两个男生,两个女生,一起逃课,一起上网,甚至一起顶撞老师。他们的友谊就这样铺满了高中生活。他渐渐懂得宥茜姐的一些刻意而为,便拉着金凌坐在那棵榕树下,安静地望着碧蓝如洗的苍穹,给鄯庆哥与宥茜姐更多单独的时间相处。
平乡城有一条古老的河流,这里的人似乎誓要将懒进行到地,连这河也懒得取名,就叫平乡河。平乡河静静地没有反映,似乎也很中意这个名字。它是平乡人的母亲河,平乡里上到政府下到无知小儿都饮着它的乳汁,但没有人知道它从那里来,又将流到那里去?也没有人去探索过。它总是静静的,冷冷的,好像没有流动般。
平乡河安静注视着平乡的一切,静默的等待他们不一样的故事的走向。
记得刚上小学那会,他们与同校一名叫程志的小孩很是互相看不顺眼。倪広梓小时候长得很好看,五官秀气而精致,皮肤娇嫩。程志笑话他像女孩子,倪広梓自己到不怎么在乎,陈鄯庆却对着程志就骂:“你才像女娃,你爸像女娃,你爷爷也像女娃,你祖宗十八代也像女娃!”倪広梓吃惊的看着陈鄯庆怒气冲冲的模样,一张小脸开始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小孩子之间的矛盾很简单——好东西大家都喜欢。喜欢就想拥有,拥有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这条河并没有后门可寻。
矛盾终于在某个大结冰的冬天爆发,平乡里的小孩喜欢在结冰的平乡河上面滑行。这天,两个少年又遇见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陈鄯庆与程志在冰上咒骂着,扭打着,倪広梓在河边上叫嚷着,哭闹着。而平常与程志一伙的小孩子,只是瞪大眼睛呆呆地站在那里。
倪広梓嗓子都叫哑了,他们还没打完,他就跑到冰面上帮忙。一对一久久分不出胜负的战争,在他的加入下变成二对一,那个叫程志的立马求饶。
从此这条河就归于陈鄯庆的名下,而那个叫程志的小孩再也不敢嘲笑倪広梓像女孩子,尽管他还是那么漂亮。
童年放肆的生活进入初中就结束了。一个叫做陈宥茜的女生大咧咧的闯入两个少年的青春期。再假的小子也是女生,他们再也不敢公然脱衣服下河去洗澡,渐渐忽略当初经过一场“战争”所换来的胜利品。平乡河依旧以它一惯的冷漠流动着、流动着,近乎不存在的流动。
倪広梓与陈宥茜的刻意而为终于见了成效。
那天,陈宥茜一脸甜蜜地挽着依旧一脸冷漠的陈鄯庆告诉倪広梓与金凌:“広梓,金凌,我与鄯庆哥终于修成了正果,你们是最先知道的,要祝福我们哦。”


倪広梓愣在那里有点不知所措,他不明白,他为何选在最紧张的高三时期接受宥茜姐。这一切来得快吗?不,没有,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从初一陈宥茜闯入两个少年的生活开始,陈宥茜喜欢陈鄯庆,就几乎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从初中追到高中,执着而坚定的感情是终于有了回报吗?
他与金凌笑着祝福她与他。陈宥茜对一旁的金凌眨眨眼,含义不言而寓。他底下头,假装什么没看到,心里却无端端的失落起来,当他们的生活中出现爱情时,友情似乎就变得可有可无了。原来,年少再珍贵的友谊也比不上青涩的爱情。
或许,终有那么一天,他与金凌,他与宥茜姐,都将成必然,然后各自按照各自的轨迹爬寻,他们的生活就像两条执着坚定的平行线,走得再近也无法取暖,注定只能遥遥相望,永远不会有交叉的可能。而那些曾经的美好,年少的回忆终会随着似水年华而流走……想起这些,倪広梓觉得自己的心像掏空了般,空洞洞的,有什么宝贵的东西在渐渐远离自己,人生不再有颜色。
他拉着金凌一杯接一杯的喝酒。朦胧中看见陈鄯庆拉着陈宥茜走了,脸色很难看。他想,他都谈恋爱了,怎么还是那副表情……想不通,继续喝酒!
倪広梓显然醉了,金凌一直陪着她,他想,幸好还有金陵,幸好。
时间像满满一灌沙漏,倪広梓觉得荒废,甚至是荒唐。他与金凌忙着学习,宥茜姐与鄯庆哥忙着谈恋爱。四个人偶尔也会聚一聚,而每到那个时候,倪広梓总感觉有一条无形的线在束缚着自己,气氛沉闷得压抑,压抑得他快不能呼吸。两个女孩故作轻松的交谈,两个男生总是装酷般的沉默。渐渐的,他不再接受陈宥茜的邀请。金凌自然是陪着他,四个人就这样脱离成两组。
程志笑话他:“倪広梓,你的鄯庆哥重色亲友,不要你了。”眼睛不时的瞄一眼陪在他身旁的金凌。
倪広梓沉默,程志从小时候就喜欢跟他作对。但是,有陈鄯庆在身边时,他断然不敢招惹他,像老鼠见了猫般躲得远远的……典型的小人,倪広梓自然是不理会小人的。
程志自讨无趣,讪讪离开了。
倪広梓的时间沙漏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一点一点地流失,他又觉得空虚、难受。寒假,他带着金凌来到结冰的平乡河面上,冷眼看她瘦小的身体在风中冻得瑟瑟发抖,感觉自己心里那个洞被冷风灌满,带给他一种冰冷的满足感,然后那满足感渐渐幻化为彻骨的冷、透心的寒,他却毫无抵抗之力。就像她漠然的看着金凌的瑟瑟发抖,学不会为她披一件衣服。任由那些寒冷变为疼痛凌迟着心中那个洞,他的人生再也找不回曾经的五彩缤纷。
开学了,发疯似的复习,拼命想要弥补心中的那个洞。金凌陪着他复习,陪着他熬夜,陪着他上图书馆,他一定要让这个女孩幸福,倪広梓在心里想。鄯庆哥当时可能也是这样想的吧,毕竟宥茜姐从初中就一直陪着他。
他从不开口给金凌任何承诺,因为他还不会、不明白怎样去给她承诺,他也没有去打听过另外两人的近况,因为他不敢,还没有准备好如何接受这些必然。
有人说,高三的生活是灰色的,暗沉的,他想的确是。
毕业了,他还是不敢去打听关于他们之间的任何消息,只是平常不爱出门的他一遍又一遍的陪着金凌在在平乡古老的街道闲逛,却没有一次遇见过他们,平乡的天空在他如愿以偿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还是灰色的。
离开平乡那天,近半年未见的陈宥茜终于出现了。端正的五官耷拉在脸上,憔悴不堪,早已没有当初追到陈鄯庆的甜蜜了,是什么地方变了吗?他不敢明目张胆地问什么,只好竖起耳朵听着金凌关心的问东问西,陈宥茜只是苦笑,苦笑着祝福他与金凌。
“鄯庆哥呢?”在踏上火车的那一刻,他终于还是没有忍住的问道。
宥茜姐黯然的底下头,好久好久,就在他以为她没有听到他的问题时,她终于抬起头缓缓回答:“他忙着筹备自己的公司,我们都没有报考大学。”火车已经慢慢滚动了。
似乎这就是结局,他带着金凌走向未知的大学,他与女朋友留在家乡打拼。只是,似乎。

????
游客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